發表文章

目前顯示的是 五月, 2008的文章

黑天鵝效應

黑天鵝效應 | The Black Swan
如何及早發現最不可能發生但總是發生的事

納西姆.尼可拉斯.塔雷伯(隨機的致富陷阱作者)

前言

談談鳥的羽毛

舊世界裡的人在發現澳洲之前,相信所有的天鵝都是白的,這個想法無懈可擊,因為看起
來,這和實證現象完全吻合。看到第一隻黑天鵝,對一些鳥類學家(以及其他極為關心鳥
類顏色的人)而言,也許是有趣的意外,但這個故事的意義並不在此。這個故事顯示,我
們從觀察或經驗所學到的東西有嚴重的侷限,以及,我們的知識不堪一擊。一個單一觀察
,就能讓千萬次確認看到數百萬隻白天鵝所得到的泛化推論失效。你所需的只是一隻黑天
鵝(而且,我聽說,相當醜)。*我把這個哲學-邏輯問題進一步推進到經驗現實(
empirical reality),這個問題,我從小就沉迷其間。我們在此所稱的黑天鵝事件(
Black Swan,英文大寫),為具有下列三項特性的事件。

年聖誕節我還收到一箱黑天鵝酒(這不是我的最愛)、一捲錄影帶(我不看錄影帶)、和
二本書。我比較喜歡照片。

第一,這是個離群值(outlier),因為它出現在通常的期望範圍之外,因為過去的經驗
無法讓人相信其出現的可能性。第二,它帶來極大的衝擊。第三,儘管處於離群位置,一
旦發生之後,我們會因為天性使然而去捏造解釋,讓這事件成為可解釋及可預測。

我們暫且打住,先整理一下這三要素:稀少性、極度衝擊、和事後諸葛(而不是先見之明
)。*少數幾個黑天鵝事件就幾乎解釋了我們世界裡的所有事,從理念和宗教的成就、歷
史事件的演變、到我們個人生活的元素。自從我們在好幾萬年前脫離了更新世(
Pleistocene)之後,黑天鵝事件的效應就不斷增加。這種事件在工業革命期間開始加速
,因為世界從此變得越來越複雜,而普通事件,就是我們研究、討論、並企圖透過讀報去
預測的事件,卻變得越來越不重要。

*具有高預期機率卻未發生的事件也是一種黑天鵝事件。因為,就對稱性而言,高度不可
能出現事件之發生,就相當於高度可能出現事件之不發生。

想像一下,在一九一四年事件前夕,以你當時對世界的瞭解來預測未來,這是多麼的沒用
。(別用你無聊的高中老師所灌輸給你的解釋來作弊。)你會想到希特勒崛起及後續的戰
爭嗎?你會想到蘇聯集團驟然瓦解嗎?你會想到回教基本教義派興起嗎?你會想到網際網
路普及嗎?你會想到一九八七年股市崩盤(以及後來更難預料到的復甦)嗎?時尚、流行
、風潮、創意、和各種藝術流派與學說的…

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

股市包租公 2016

股市包租公 2015

季線之下不做多